……重要的是不要放弃斗志,对吧?

……那时候的小鸣人还是咋咋呼呼爱闹腾,经常会露出寂寞表情却总用傻笑掩盖掉。会痛恨自己的弱小,会因为看不见辛苦努力的成果而懊恼,然后咬紧牙关冲上前去只因为不想一次又一次扯后腿,一次再一次被人看扁。

而如今,他翻手为云覆手雨,用钢铁的信念引领千军万马。

不变的,只有初心。

那时候的佐助还没有褪干净曾经单纯的稚气,纵使目光已沾染无法抹去的恨意,故作老成板起的面孔之下,温柔善良的孩子气会因那一份对同伴的珍重自严寒中融解。

而如今,他目光如燧,黑暗中流动着令人胆寒的极锐锋芒,万花筒弥漫猩红的血意。

然而不再为仇恨而痛苦,孤独和迷惘也不再阻碍他的前路。

那时候的樱还纯情花痴爱幻想,长发飞舞在樱色的春风里,卖弄女孩子的...

20140517 一吻定情中毒中

重看鼬哥和二柱子一战虐成狗OTZ……当年还没注意,现在看OTZ,鼬哥死撑着行将就木的身体一步步带着二柱子打,还生怕下手重了伤着柱子,帮柱子刨了蛇叔灌了天照开了万花筒还要影帝开嘲讽到最后,眼睛全瞎了还想着榨干自己最后一滴血喂给柱子,偏偏还是自己故意一手种下柱子对自己的恨,明明爱柱子爱到肝肠寸断……OTZ……尼玛………………

这么看柱子也可怜到不行,小时候根本软萌的一塌糊涂没有一点阴霾,灭门之后整个世界黑白掉了个个……还从小被骗到大,尼玛一直被自家人驴从未被超越,还一驴就信一驴就信,知道阿飞是土哥之后再看那顿嘴炮满脑子都是我咧个去……这事之后没崩溃精神力实在太顽强虽然很大程度上感觉是因为脑子已经错乱...

一个人旅行,说到底也不过是这么回事。
本也不是话多的人,不至于珍重省去的口舌。
还是寂寞。
只不过那份寂寞,稍微被坚定的孤独感填充着。

火车站竟不间断循环着yiruma。人潮汹涌中兀自一人的空旷感蓦然而生不能更鲜明。连广播中柔和的女声都透出怀念的伤感。

一个人站在异乡的土地早已不觉畏惧。只是无需紧绷的大脑开始肆无忌惮地漫想,思绪不受控制地揪作一团,翻滚的脑细胞里酿出的酸素挤到眉间,要留心才不会自眼眶泛出。

却是空旷而坚定的孤独。也许是拜不能逃避软弱,无法寻求依靠所赐。

寂寞从丹田堆积到眉根。贯通身体支撑起我。

但这是只属于我的孤独。

20140502

银英本传完食……其实基本没有完结的的遗憾不舍……大概心里的银河舞台剧,在魔术师一去不返的那一刻,就早已落下帷幕了吧。当然本身还是很有感觉的,悲壮的黯然终结,支离破碎的残存与不甚明朗却不会停滞的未来,一切都不再是过去,过于夺目的燃烧岁月终究在这里划下了句点。嘛……总之田中居然还有自己皆杀的自觉啊……!还有啥[就算你们求情我也要杀掉他们哟☆]……简直了好吗……!! 最后真是差不多能杀不能杀的都杀光了……伊谢尔伦就没剩几个人了捶地……都快最后了先叔跪的简直……虐成狗好吗!你还没抱上外孙呢QAQ!!!终章的皇帝太心酸……这种一秒一秒等待死亡的感觉……太残酷了……何况是对皇帝这种剧烈燃烧从不愿受人摆布的...

嘴上说着喜欢孤独其实是最害怕寂寞。

只是更加畏惧虚伪与失去而选择疏离。

终究是贪恋着温度。

一旦尝过也就食髓知味了。
一点安慰却是格外的安心。
几乎是没有掩饰地在瞬间的开心之后赤裸裸地表现出来失落。(明明应该礼貌微笑)
然后是顺理成章一般的关心和安慰。(明明并没有那么容易得到)
将要溢出的泪光马上扬成嘴角的上挑。(明明话语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
不可思议地令人心安。
是太过温柔的缘故。
可以轻易地讨要到温暖。

i miss you.好きでした。

但是。
Ce n'est pas l'amour.

对每个人都是一视同仁的温柔。
也许对我稍微更加关心。也不过因为我更需要关心。

而自己喜欢的只是得到的温柔本身。

只是贪恋着温度。

不是...

看轻、世间、一切、事物

好好看着眼前的路。好好走。

终究还是不能麻烦别人。

能吞的牙齿还是尽量自己吞。

也许是我要求太高。但每一次都换来结结实实的失落。

仅仅是环境作祟还是自己本身注定至此?

终是无可奈何。

为什么呢。

现在即使心酸也有气无力了。

不要想太多。不要记得太多。

自己能让自己快乐一点就足够了。

压抑也好。紧张也好。困惑也好。迷茫也好。

就连这一切都只能一个人承担也好。

那就只看着眼前的东西。让自己忙起来。不要再想其它。

也许。

也许回头就会发现。

前方的路并没有那么曲折。有些人始终默默关心着你。

但是如果一味跪在角落里哭泣是不会这一切的。

活成你自己。

是好是坏无关紧要。

你是唯一的。

做你自己。

对吧夏天。

【如果你做不到眼睛没有聚焦,那你就盯着一个方向看,不要再看别的地方了。】

如果你做不到不胡思乱想,那你就只想一件事,不要再纠结其它地方了。

1 / 3

© 斯卡莱依 | Powered by LOFTER